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八十八章 逃

  “砰砰砰……”

“妹妹,妹夫快逃,纳罗家疯了,竟然要屠灭我康家!”洞房外康安达的声音响起,急切而又愤怒。

李乘风不再做其他多想,拉起康安娜便打开房门。

“妹妹,妹夫,跟我来,我们走密道!”康安达见李乘风带着自己的妹妹走出来便对两人说道。

“啊,啊……”

此时康府里杀死四起,惨叫声连成一片。

跟着康安达,三人一路穿过好几个杀戮现场,但是三人也不做过多停留,直接来到一处杂物室,便走了进去。

走进杂物室,推开一堆杂物,竟然出现了一个地道,三人点起火把就逃了进去。

你吹灭了灯,他却在城墙上点燃了火。

这一夜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,在无数飞鹰城居民惊恐地感受着从康府传来的惨烈叫声,直到下半夜才停止。

康府内横尸遍野,血流成河。

“怎么样,找到那小子了吗?”纳罗吞目光凶厉地向下属询问道。

“没,没有,康家兄妹同那个逃犯一起消失了。”一个黑衣甲士跪在地上紧张说道。

“废物!”纳罗吞暴跳如雷,一脚便踢了过去。

“父亲,不要着急,他们一定不会逃远的,您命人在城内搜寻,孩儿带人出城追赶!”纳罗瑾见父亲发怒,急忙上前说道。

“我儿记住,那对兄妹不重要,一定要抓住那个仙门逃跑。”纳罗吞见儿子主动提出追赶,便叮嘱道。

“孩儿知道!”纳罗瑾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其实一直惦记着康安娜。

另一边李乘风三人从隧道里逃出来后便急忙出城,好在三人都是武者,翻越城墙并不算难事。

留在城内,封城后他们必死无疑。

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,三人一夜急行,但是没有马匹的三人逃跑的速度并不算快,最终他们还是被一队骑兵跟上。

“妹夫,你带着我妹妹快逃。”康安达看着远处跟来的骑兵,他知道必须有人去阻拦他们,而他为了妹妹,愿意做这个人。

所有人都知道留下来的人必死无疑,生离死别总是那么地伤感,但是他们却没有时间伤感。

正当李乘风转身要跟上康安娜时,康安达突然拉住了他。

“我妹妹很喜欢你的,千万别辜负她。”康安达最后叮嘱了一句,然后转身向着那队骑兵走去。

眼泪无声地冲康安娜的眼眶里流出,如同一串串的珍珠,但是她却不曾回头。

李乘风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只是默默地跟随着她。

清晨的白雾已经散去,此时的太阳正高悬天空,炙烤着大地,地面的空气因为高温而扭曲。

飞鹰城建在一座平原之上,这对于李乘风和康安娜而言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地平线上因高温而形成的气焰,一堆骑兵缓缓出现。

――纳罗家的人终究还是追上来了。

李乘风拉着康安娜就逃,然而双足难敌四腿,不多时他们就被赶上了。

仅仅只差一点他们就可以躲如山林,然而就是在这之前他们被赶上了。

“王大龙,你是叫王大龙对吧,康安娜你知道你们家为什么会被灭门吗?正是因为你这个新婚丈夫!”纳罗瑾骑在马上趾高气昂地说道。

“你们看这是什么?”纳罗瑾说着冲身后拿出一个东西,赫然正是康安达的头颅。

康安娜身体一软险些倒下,整个身体全都贴上了李乘风的身上。

“原本你嫁给我,我们纳罗家同你们康家联手,这飞鹰城便彻底沦为我们两家掌握,可你偏偏不愿意,竟然选择了这个仙门逃犯!”纳罗瑾显得十分地恼怒。

听到仙门逃犯时,康安娜下意识地抬眼看了一下李乘风,李乘风却只能沉默以对。

“哼,要怪就怪你那野人丈夫吧!”纳罗瑾说着便示意身边的骑士围过去。

李乘风急忙双手撑住康安娜的肩膀。

“安娜,你快逃,快逃别回头,为了你的父母,为了你的哥哥活下去!”无论是康安达的嘱咐,还是原本同沈梦瑶的队友情,他都不会让她死在自己面前。

康安娜显得有些恍惚,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逃走。

几个骑士见康安娜要逃就想越过李乘风去追赶,但是李乘风流水剑意全开,即便他们都已经是后天八重却尽是直接被李乘风斩杀。

想要抓回康安娜必须先打倒李乘风!

战阵结起,这里平原边缘,十分利于结起战阵,二十几个骑士,整齐划一,散发出无尽地肃杀之意。

“杀!杀!杀!”骑士结起战阵如同一辆汹涌而来的战车,李乘风则如同挡在战车前的兔子。

“轰隆!”

无数的兵刃相击的声音传来,鲜血同四肢横飞。

有骑士的血,也有李乘风的血,战阵威力着实不小,李乘风此时也是伤痕累累,而骑士却只剩下了五六名。

“厉害,你果然厉害,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输给你了。”一旁一直没有出手的纳罗瑾丝毫不讲究骑士精神,竟还拿出一个药丸放到嘴里,然后他全身涨红,气势上升不少。

“你们去追康安娜,别把她的脸弄花了,那可是我以后的小妾!”纳罗瑾对着剩余的几名骑士说道。

刚刚他之所以不出手,不是因为他傻,只不过他没有掌握战阵,强行加入反而会破坏阵法。

这一次李乘风没有去拦,那几个骑士,任由他们从身旁走过。

因为他必须时刻提防纳罗瑾,如果他对骑士出手,他必然会被纳罗瑾攻击,此时的纳罗瑾给李乘风以非常危险的感觉。

“吼!”纳罗瑾如同野兽一般向李乘风袭来。

“吟!”一道无形水龙窜出,却直接被纳罗瑾劈成两半。

如同千钧之力从渊龙上传来,李乘风只感觉虎口发麻,虽然纳罗吞的刀法没有提升,但是他的速度和力量却大幅度提升。

李乘风之前同骑士战阵对战便受伤不轻,此时就显得岌岌可危了。

“怎么,剑道天才,你怎么了?是因为受伤了吗?不要怪我乘人之危,这个世界可重来没有公平可言!”纳罗瑾全身的血管爆出,满脸胀红,癫狂地大叫着。

如同是小水塘里闯入了大鱼,闯入了虎豹,小水池根本装不下。

李乘风只好再次回忆,回忆腾云山上疯狂的感觉,无数的负面情绪涌上来,无尽的杀意,斩灭世间一切的恨意涌上来。

纳罗瑾忽然一滞,他仿佛是被什么可怕地野兽盯上,自己竟化成了弱小的野兔。

李乘风抬起头来,脸上泛起非人的笑意,眼眶了闪过红光。

一道寒芒一闪而逝,纳罗瑾的人头高高飞起,他看到了蓝天看到了白云,最后落在了地上,黑暗侵袭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