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八十章 家中的变故

  李乘风只在老胡头家住了一晚就离开了,因为他急着回家,当然他回家前去石府拜访了一下石博涵。

石博涵不愧是飞鹰城首富家的公子,带着李乘风在飞鹰城一套犬马声色,让李乘风感受了好一番古代版的大保健。

“兄弟,下次来飞鹰城还来找我,我带再带你去那春风楼。”石博涵笑眯眯地看着李乘风说道。

“谢过石公子好意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李乘风抱拳一礼,平静地说道。

“后会有期。”石博涵也是还手一礼。

李乘风这才翻身上马,轻拉缰绳,策马离开。

“公子,用不用派人跟着他,看看他家到底在哪里?”石博涵的身后,老奴老黄开口说道。

“不用,他还会回来的。”石博涵望着李乘风的背影淡淡说道。

李乘风并没有直接策马离开飞鹰城,他又在飞鹰城买了些礼物才离开了飞鹰城。

之所以这么急着离开飞鹰城,是因为再过些日子就是李乘风在这个世界的生辰,他想赶回家去同家人一起过生辰。

斜阳残影,飞鹰城已经被远远甩在身后。

一路风餐露宿,李乘风期间也遇到了一只剑齿玄虎,好在有惊无险,李乘风顺利将它击杀。

太阳正高悬天空,李乘风脸庞上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。

前方有一座小镇,冒着些许青烟,历经十天的赶路李乘风终于回到了德凤镇。

马蹄踏入镇中,小镇此时却显得有些颓废,小镇的人们见到李乘风进来,竟没有之前的热情,反而有些躲避和同情。

“大龙哥,你赶快回你家看看吧,你父母兄妹被人掳走了!”终于一个年轻人主动向李乘风搭话,然而他的话却让李乘风如同晴天霹雳。

李乘风立刻策马狂奔,一路只奔向自己家。

马蹄停住,李乘风翻身下马,直接跑入自己家中。

家中却是混乱不堪,如同被洗劫过一般。

“大龙,是大龙回来了吗?”隔壁的老爷爷听到王宅中的动静,便过来查看。

“阿杜拉爷爷,我父母还有弟弟妹妹都去哪了?”李乘风脸色煞白,焦急地问道。

“你父母还有弟弟妹妹,都被掳到了那腾云山上!”老人阿杜拉拄着拐杖用力说道。

“腾云山?”李乘风立刻想起了当初遇到了那些腾云山马匪,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歹毒。

“大龙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是你一定不能去腾云山,你弟弟后天圆满都没能回来,你还是赶紧逃吧!”老人面容哀伤,十分同情地对李乘风说道。

“阿杜拉爷爷,谢谢你,我知道了,您先回去吧,我绝对不能丢下我的家人不管!”李乘风语气坚定地说道。

他走出家门,将原本买来送给父母、弟弟妹妹的礼物全都给了老人,翻身上马只带一剑,便要去哪腾云山。

在走出小镇前,李乘风竟然被意外拦下,拦下他的竟然是慕容英的哥哥慕容涛。

“王大龙,我知道你是要上那腾云山,可惜我没学武艺,不然我一定也要同你一起上腾云山,因为我的妹妹也被腾云山的强盗掳走了。”

慕容涛咬牙切齿,偌大的男儿却是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滴落。

“你一定要救下我妹妹,我求求你了。”慕容涛竟是直接跪下。

李乘风看了一眼慕容涛,没有说话,拉起缰绳绕过他,然后策马狂奔,身后慕容涛却并没有起来,跪在地上发出惨痛地叫声。

马蹄撞击地面,发出“塔塔塔塔”的声音,然而马终究不是机器,在跑了几个时辰后,李乘风的马已经累得不成样子,于是他索性翻身下马,直接将马打发走,自己不行上山。

李乘风也有些惊疑,这腾云山的马匪为何要想自己的家人下手,而且竟然是将慕容英也掳走。

“这腾云山的马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猖狂?”李乘风不禁在心里暗暗问道。

腾云山的马匪其实是腾云上附近的地主们纵容圈养的势力,他们没道理会反噬主人才对。

问题没有答案,李乘风只好更加小心,他总感觉腾云山这一趟会无比凶险。

夜色袭来,李乘风在腾云山山脚的远处躺下,他甚至连篝火都不曾点燃,因为他害怕被腾云山上的马匪发现。

休息了一夜,李乘风并没有直接杀上腾云山,他悄悄摸到腾云山腰上,见着两个巡逻的马匪,他摸上前去拿出匕首将他们割喉。

两人皆是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便到了下去,李乘风又如法炮制,接连杀了好久个落单的马匪。

既然知道腾云山马匪将他家人掳上山,这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,但是他不可能自己一人面对腾云山上百的马匪,他需要先削弱腾云山马匪的数量。

这套暗杀技术还是他同远行商队的一个镖师手中学来的,那个镖师曾经是个厉害的杀手,只是不知道为何跑来当了远行镖师。

十来个马匪突然消失,腾云山上的马匪们立刻炸了锅,他们几乎是倾巢而出,在腾云山上搜索起来。

这正合李乘风之意,他便顺势偷偷摸进了腾云山马匪山寨里。

山寨内李乘风又暗杀了几个放哨的守卫,这些山贼根本不值得同情,山贼哪有善类,善类就不会去为匪为贼。

而且即便是有,也绝对不是这腾云山上的马匪,在他们动自己家人那一刻起,李乘风就没打算放过他们。

李乘风一路摸进这山寨之中,山寨校场上一个年轻人被绑在圆柱之上,满身伤痕,鲜血淋漓。

酷日的暴晒下,身上的伤口结成了血痂,嘴唇干裂,眼神迷离――赫然正是蒋小武!

另一边阴影的牢笼里,李乘风的父亲王大锤伏在木制的牢笼旁,眼神痴痴地望着蒋小武,而他的母亲阿娜尼这趟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,生死不知。

李乘风找了一圈,却没有发现他妹妹王芷兰,没有发现可不代表是件好事,也许这是更糟糕的情况!

山寨的忠义堂大厅中央一个年轻人端坐在首位,而腾云山头领竟然坐在了下手位,还满脸谄媚。

年轻人端起茶杯,茶盖在茶杯上轻轻晃动,忽然他放下茶杯。

“山寨里混入了一只老鼠,真是有意思。”年轻人邪邪地说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