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十章 所身处的世界

  鬼母大厅实际上是有通道向上延伸的,前面聂风只是为了避开‘人犬’快速解决鬼母才直接凿了通道,现在‘鬼母’解决了自然就可以慢慢顺着通道回去了。

不一会李乘风两人便回到了之前‘人犬’聚集的地方,此时的‘人犬’依然堆叠着,看到李乘风二人回来,才又迅速散开。

只是之前成堆的‘人犬’此时竟然干枯死掉了大半。

“行,上吧,速战速决,这次‘鬼母’已经死亡,勉强活下来的这些‘地羊’,战斗力也不会剩多少的!”

李乘风闻言,便提着长剑冲了上去。

果然,剩下的‘人犬’现在即便还活着,也显得瘦骨嶙峋,李乘风的剑看上去,如同劈树砍柴一般,‘人犬’们再也没有之前的防御力和战斗力了。

一旁聂风也不出手,只等李乘风将‘人犬’们清理干净他才出言说道:

“这还像点样子,走吧!”

穿过以前无数手臂的隧道,此时那些手臂早已全部干枯,如同枯草一般,再也没有生命力。

一路无话,李乘风两人不一会就便回到了地面。

大厦早已变得一片漆黑,李乘风恍如隔世,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诡异和危险了,终究所谓的韩五月只是一场幻梦。

聂风找来一堆杂物,又从废弃的汽车里弄来汽油,在一片空地上升起一堆篝火。

“你应该有很多疑问吧?”聂风叼着狗尾草对李乘风说道。

李乘风点了点头,火光映照李乘风的脸上,影影绰绰。

“你最开始遇到的那个东西,是‘惑女’它会激发人们心底的**,被它迷惑的人,会自己把它看成自己最想要的东西,或者是最想见的人。”

似乎是叼着狗尾草不方便说话,聂风取掉狗尾草又才接着说道。

“它的职责引诱路过的人类,将他们带去给‘鬼母’,然后‘鬼母’会把那些人类吸收转化,成为你前面看到的那些干尸,也就是新的‘惑女’,至于那些人型恶犬,也是‘鬼母’的伴生鬼物,叫‘地羊’。”

聂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壶酒,喝了一口,然后扔给李乘风又继续说道:

“你应该是‘天生者’,换句话说你现在已经穿越了,你现在所身处的世界,已经不再是你之前的那个世界,这个世界是一个被黑暗笼罩的世界,有这无数奇奇怪怪的妖魔鬼怪,嘿嘿……黑暗世界欢迎你!”

聂风怪笑着说道,伸出手示意李乘风将酒壶扔回来,接到酒壶聂风又才继续说道:

“不过你也不要害怕,每一个‘天生者’都会觉醒异能,成为源师。源师一般分为,强化系、召唤系、元素系、变异系、辅助系和特异系。其中强化系最多,百分之六七十都是强化系,强化系顾名思义,会强化源师的身体素质,没有什么异能,可以说是源师中最不值钱的。”

聂风说道这里,灌了一大口酒。

“其次嘛,就是召唤系、元素系、变异系。

召唤系能够捕捉杀死的鬼物,然后再次召唤;

元素系则是可以操控风、雷、土、水、火,元素进行战斗;

变异系发动能力,身体就会出现变异,比如出现钢爪尾巴之类的;

最为稀少的是辅助系和特异系。

辅助系嘛,就是一些辅助型的异能,特异系则是泛指除了强化系、召唤系、元素系、辅助系之外的异能者。”

聂风再次将酒壶扔给李乘风。

“你应该是最普通的强化系,不过你也不用失望,小爷我还不是强化系,你看我还不是那么强!”聂风大言不惭地说道。

“你手里拿着的那个灯,叫命源灯、心源灯、宫心灯。每一个源师,都会有这么一盏灯,一般情况下,源师越强,命源灯的光芒覆盖的面积也越大,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,毕竟战斗不是数学题,不是简单的加减运算,而要看对战者对力量的运用。”

李乘风闻言不由地看向手中的命源灯,源灯内一团无源之火静静燃烧着,而这时,李乘风才发现,他之前只能覆盖半径三米左右范围的灯光,此时已经扩大到了十多米。

“前期,无论是战斗、杀死鬼物、还是异能锻炼,甚至什么都不做,随着时间的推移,源师的源力也会缓缓提升,当然杀死鬼物是最快的提升方法。”聂风语气沉稳地说道。

李乘风此时也明白,之前聂风为什么总是要他去战斗。

“之前,那‘惑女’的表现,让我以为那‘鬼母’只是普通的‘鬼母’,没想到它其实已经进化,所以后面的‘地羊’才会出乎意料的强,不过你也没看到‘鬼母’是怎么个强法,谁叫我那么强呢,哈哈!”聂风似乎明白李乘风在想什么解释道。

见李乘风没接自己的话,聂风撇了撇嘴,说道:

“把你那小灯收起来吧,命源灯是源师第一件源器,也是最重要的源器,如果源师死亡,那么源灯就会熄灭,所以它才会被称为命源灯。任何源器都可以收入心源世界或者说是苦海,感受一下,把你的命源灯收入你的心源世界吧。”

李乘风闻言,皱了皱眉,聂风却也不做解释。

李乘风只好闭上眼认真感受,不一会一个奇异的感觉升起。

突然心中好像出现了一个湖面,湖面漆黑平静,湖面上一朵黑色的彼岸花的虚影摇曳流转。

李乘风福至心灵,果然湖面上出现了一盏命源灯,李乘风睁开眼,手中的命源灯已经消失不见。

“看来你已经学会了如何使用心源世界,命源灯的灯光不止是照明的作用,源师可以通过命源灯灯光的覆盖,感受到灯光覆盖区域里的事物,当然现在的你还不能掌握这项功能。”

“把你的命源灯光收起来吧,命源灯光虽然能够照明,但是在这野外,也会引来鬼物,在鬼物的眼中,命源灯的灯光可是十分的耀眼,在野外使用命源灯,就好比给鬼物们点了一座灯塔。而且因为命源灯有探查的功能,所以源师之间直接使用命源灯照射也是不礼貌的行为。”

虽然聂风没有说该怎么收回命源灯光,李乘风却自行知晓了,果然附着在他身上的灯光逐渐消失。

“这个给你吧,这是辅助系源师制作的火把,虽然也是源力驱动,但它的光芒和普通火焰一样,在鬼物眼里暗淡得多。对了,给你个忠告,以后再野外看到光亮可千万别随便靠近。”聂风说罢朝李乘风扔来一个火把。

李乘风接在手里,火把并不长只有一米左右。

“好了,基本的常识,我都和你说了,我也该走了。我们分别之后你一直往东边走,那边有一座人类聚居的城市,你到了那里就安全了。

那柄剑也送给你了,虽然那只是我多年前用过的剑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但好歹也是一件源器。”聂风说罢,起身站了起来。

“我叫李乘风,谢谢你!”李乘风也站了起来,然后双手将酒壶奉上由衷地给聂风鞠了一躬。

“李乘风?哈哈!有意思,你我也算有缘,名字里都有一个风字。”聂风看了一会眼前保持着双手平举屈身鞠躬的李乘风,然后才接过酒壶,一口灌上,转身离开。

“我给你留了一道符,小子,希望我们还有见面的时候。努力的活下去吧,哈哈!”

聂风爽朗的笑声不断远去,李乘风这才抬起头来,注视着聂风的身影直至消失。

李乘风低头看着手中的长剑,长剑上刻着一个字――风!

而不远处还有一道黄符安静地躺在那里,符文流动,汇集成了一个剑的印记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