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八章 再见韩五月

  李乘风逃出学校,走了好久,终于怪物‘王小磊’不再跟来,想来应该是将它甩掉了。

李乘风望着漆黑的城市沉默不语,道路上废弃的车辆堆积满地,仿佛是时间停止,城市的主人们都不知去向,而城市却留在了这里。

李乘风也终于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异常,自己虽然似乎没有觉醒如同周涵月那般,神奇的异能,但是自己的身体素质却格外的好。

李乘风知道即便是十年前正是身体素质最好时候的自己,身体素质也不会如此强悍。

原本几番身受重伤的自己,现在竟然好得七七八八了,虽然依旧隐隐有着痛感,但即便是如此这恢复能力也绝对撑得上变态――这绝不是普通人类的恢复能力!

之前一直拿来战斗的棒球棍已经不知去向,还好那盏“油灯”还在手里,不然李乘风根本无从辨别方向,光这漆黑的世界,就足够将他的心理击溃!

李乘风提起手臂,看向上面的手表,此时已经是夜晚的9点钟,相比白天的漆黑一片,此时的天空反倒是出现了点点星光。

看着漫天的星光李乘风不由想起了韩五月。

韩五月外貌精致,身材完美,是李乘风他们班绝对的班花,只是她似乎性格淡漠从不主动与人接触,班里的男生都把她当成冰山女神。

一开始李乘风虽然也惊叹于她的外貌,但是却也和其他男生一样对她敬而远之,直到后来一次校外的意外相遇。

那是大三下学期,李乘风去校外兼职,正巧遇到韩五月路遇歹徒,李乘风便出手相助,于是两人便这样有了接触。

随着接触的增多韩五月对李乘风的依赖逐渐增加,李乘风也才发现其实韩五月心性单纯善良,同其他许多小女生一样会哭会笑会闹。

特别是笑起来的韩五月,颇有种人间五月天,春风拂过杨柳湖面,百花绽放的感觉。

即便是李乘风内心一直认为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也会在那一刹那失神心动。

也就是在那开始班里开始流传李乘风和韩五月的绯闻,不过大家也只当玩笑。

后来毕业季,出生普通的李乘风忙着四处找工作,而家庭条件优渥的韩五月则早早准备好了继续出国深造。

在那段日子里韩五月曾多次主动找过李乘风,李乘风当然也从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里读出了期待的眼神,只是自知自己同韩五月不是一个世界的李乘风,选择假装看不懂那流光溢彩包含情愫的眼神。

也是在那时候李乘风深刻地体会了那句话,当我无牵无挂的时候,贫穷对于我来说只是晚上吃馒头与吃牛排的区别,无损我的快乐,但是当我爱上一个姑娘的时候,我才深深感受到贫穷所带来的自卑。

看着那满含期待的眼神逐渐失落逐渐暗淡,李乘风心如刀割,却始终假装毫不知情,甚至在韩五月出国时,他都不敢去机场送她,只自己一个人躲在出租屋里奔溃痛哭,而那之后他们便逐渐断了联系。

回忆结束,李乘风叹了口气,翻出背包里发霉的面包,咬了几口,又连灌了几口水,才强行将面包咽了下去。

正当李乘风在喝水之时,远处的大楼竟然灯火通明,李乘风惊得一口将水喷了出来。

“难道是幸存者?!”

李乘风激动异常,连忙将食物和水收好,便向着那栋灯火通明的大楼走去。

李乘风一路急行,不一会就来到了那栋大楼前。

这时李乘风才开始犹豫了,然而还没等他多想,他竟然看到,大厦门口前,韩五月竟然出现在那里,微笑着向他挥手。

李乘风惊住了,这个他一直藏在心底,回忆了无数遍的女生,竟然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他面前。

长发飘飘,笑容纯粹,好像他们根本没有分离,一切就好像发生在下课的操场,自然而亲切。

韩五月并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着向李乘风伸手,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卷动,示意李乘风过来。

李乘风讷讷地走向韩五月,灯火昏黄,李乘风只觉得身处梦境一般。

韩五月,依然没有说话,自然地牵起李乘风的手,便拉着李乘风向大厦内走去,似乎根本没有什么不妥。

李乘风此刻只感觉自己如同身处梦境,被巨大的幸福所包围,完全听任韩五月的行动,也不出声,仿佛是害怕自己一出声便会将这美梦打破。

走进大厦的一瞬间,李乘风似乎感觉到自己被什么恶意所窥视,但一瞬间又消失,李乘风此时完全沉醉在这巨大的幸福中,也没有多想,只紧紧地跟随者前面那个伊人,向前走去。

“滋滋,真是个大蠢蛋!”大厦门前不远处的黑暗里,一个男人望着李乘风的背影,不由摇摇头说道。

李乘风完全沉醉于再次遇到韩五月的喜悦之中,并不知晓这边的情况,只见黑暗里那个男人叹了口气,竟然从阴影里走了出来,也向着大厦走去。

“五月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终于李乘风还是开口说道。

然而韩五月却并不回答,李乘风以为她没听清便又再次说道:“五月,再次遇到你真是太好了。”

语气温柔而又欣喜,这一次韩五月终于回过头来,却也不说话,只微微一笑,示意李乘风稍安勿躁。

如果是平常疑心贼重的李乘风早就忍不住了,而此时他竟然满足地点了点头。

李乘风只感觉自己在一路向下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只是觉得奇怪,这大厦的地下室有那么多层吗?

正当李乘风想要出口询问之时,突然感觉身子被什么从后面扯了一下,然后韩五月一双玉手便从他手中滑出,他整个人被向后甩去。

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李乘风面前,李乘风只看得到背影,却见他直直向韩五月攻去。

韩五月,似乎并不是那人的对手,各种闪避躲逃,却还是逃不过那人的攻击,被一脚狠狠踹飞。

“兀那妖物,休要想逃!”

李乘风只见那人怪叫着,竟拔出佩剑,向韩五月斩去。

李乘风瞠目欲裂,见着自己无比珍视的那个温柔、软糯的人儿竟然被如此欺负,顿时怒火中烧。

而另一边,韩五月已是岌岌可危,只见那怪人大叫一声:“妖物休要害人,今天小爷这就结果了你!”

然后一剑挥向韩五月,这一剑要是中了,只怕是韩五月要香消玉殒在当场。

“哎呦,哪个贼人敢暗算小爷!”

那一剑终究是没有劈中,却是李乘风不知从哪里捡来一块板砖,狠狠拍中了那人的后脑勺。

李乘风迅速冲过去,牵起韩五月的手挡在她身前。

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袭击五月?”李乘风愤怒地大叫到。

“五月?呵呵……真是有意思,你回头看看你牵着的是不是你心爱的五月姑娘!”那人略带嘲讽抓着后脑勺,向李乘风说道。

闻言李乘风急忙转头去看,却见自己身后哪里还有什么韩五月,赫然站着的竟是一具干尸怪物,李乘风再次低头看去,自己手里牵着的哪里是那双嫩白如玉的小手,赫然是一根干柴般的枯骨!

李乘风大惊失色,急忙放开手中的干尸手掌。那干尸怪物,被李乘风放开,竟也不攻击李乘风,只转身就逃。

“这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李乘风失魂落魄地问道。

“怎么回事?我想你自己也应该知道,你被这怪物迷惑了,原本我斩了那怪物,或许我们还能不惊到那鬼母,现在你让它逃了去,呵呵,这回是想不惊动鬼母都不可能了!”那人收回长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地说道。

“李逍遥?”李乘风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长发飘飘,浓眉大眼,鼻梁高挺,青衣长衫,手持一柄长剑,器宇轩昂,竟然和李乘风曾经喜欢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里的男主非常相似。

“什么李逍遥,老子叫聂风!”剑客收剑立于胸前,姿势潇洒地说道。

聂风?李乘风不由得挑了挑眉毛,你丫的明明是用剑的怎么又扯上了雄霸天下的刀魔聂风了!

“你那眼神,什么意思啊,我叫聂风有什么不对吗?李逍遥是谁,是你家亲戚啊?”聂风皱眉问道。

“呃,没有,没有!李逍遥是……是我以前一个朋友,你和他长得很像,所以……”李乘风尴尬地说道。

“哦,原来如此,赶紧走吧,希望能赶在鬼母醒来之前离开。”聂风接着说道,转身便走。

李乘风闻言,赶紧跟上。

这时李乘风才发现,这哪里是什么地下室,分明就是一个洞窟,而且洞窟壁内,竟然密密麻麻摆放着一具一具的干尸。

李乘风一时看呆,前面的聂风见状说道:“怎么还不走,想留下来陪你的‘五月’姑娘啊!”

正当聂风出口戏谑李乘风之时,洞窟深处竟然涌出一条条的白线,诡异异常!

“不好,鬼母苏醒了!快跑!”聂风话语陡然一边,急声说道。

李乘风自然也看到了身后洞窟深处涌动而来的白线,立刻脚底抹油,狂奔起来。

那些白线竟然连上洞窟墙壁上的一具具干尸,然后那些干尸身体不断涌动膨胀,竟然重新恢复青春,化成一具具裸露的女尸!

李乘风,看着身后这般奇特的变化,不由心惊,脚步根本不敢停下,然而没有回头的李乘风却没有发现,前面的聂风竟然停了下来,猝不及防,李乘风竟然一头撞了上去。

“不用跑了,前面也有!”聂风语气平淡,丝毫没有受李乘风这一撞的影响。

李乘风只感觉撞在了铁塔上,闻言,向前望去前方也全是密密麻麻的一具具**女尸,眼珠发白,长发垂落,发出奇怪的呻吟声。

聂风将手里的剑递给李乘风,然后不知从哪又拿出一柄长剑,显然后面这柄长剑要比递给李乘风的要锋利精致得多,一看就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剑。

“小子,可别死了!妈的,鬼母,老子艹你姥姥!”之前还正气凌然一副翩翩剑客样子的聂风此时却出口成脏。

李乘风握紧长剑向着冲来的女尸就冲了过去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