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八十四章 不可名状

  王大锤死了,这个从小在李乘风心中如同山岳一样的男人死了,李乘风的心口仿佛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,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但是他没有流泪,他不能流泪,父亲走了,他得像父亲一样成为新的山岳。

李乘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在山寨搜索父亲说的留给他们两兄弟的那两件名兵,然而他还没有发现那两件名兵却意外地发现了慕容英。

此时的慕容英全身的衣物被撕烂,几乎是全身赤裸,这个骄傲的刁蛮的土财主女儿就这样悲惨地死去了。

李乘风走过去,轻轻合上她的眼睛,脑海里关于她的记忆闪现。

夕阳下那个策马追来的倔强女孩,那眼眶里滴落的泪珠,李乘风脱下衣服将她的身体盖上。

最终李乘风在山寨的忠义堂发现了父亲说的那两件名兵,是一把刀和一柄剑。

刀刃锋利,剑生寒芒。

齿虎,渊龙。

正好暗合他和蒋小武在这个世界的名字,饱含了那个沉默的男人无尽的爱意。

当李乘风回到校场,蒋小武已经醒来,他面对校场内如同人间炼狱的场景却意外地平静。

“小虎,父亲、母亲,都走了,这是父亲留给你的刀。”李乘风将齿虎递过去,蒋小武木然接过。

“小虎,振作一点,父亲和母亲虽然都走了,但是妹妹还在,妹妹被他们抓走了,我们一定要将妹妹救回来,抓走她的是一个叫做合欢宗的仙门,我们必须隐忍,必须成为修士,才能将妹妹救回来!”李乘风抓住蒋道。

接着他从兜里掏出了父亲留给他的那块推恩令牌。

“父亲曾经的确曾是仙门中人,拿着这块令牌去祖洲,你的天赋比我好,你比我更适合这块令牌,等到你的实力大成后再回来!”李乘风将令牌塞入蒋小武手中。

“大哥,那你呢?”蒋小武终于神色恢复了过来,开口对李乘风问道。

“我留在炎洲,如果我死了,我们家的希望就全都在你身上了!”李乘风从来不是一个十年报仇的角色,为了报仇他可以隐忍,但但凡有一丝机会他也不愿意等上十年,十年妹妹还能活着吗?

蒋什么,却被李乘风打断。

“快走,他们是仙门中人,也许会有什么不知道的法门,如果迟了就完了!”李乘风推开蒋小武。

蒋小武咬咬牙,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。

李乘风拖着疲惫的身体,将父母埋葬,然后一把将整个山寨点燃!

火光烨烨,李乘风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露水浸湿李乘风的嘴唇,他干裂的嘴唇微微动了动,水珠顺着流入了他的嘴巴。

睁开眼,李乘风已经离开腾云山有十多天,这些天来他一路不停,向着飞鹰城逃去,是的他打算先去飞鹰城整顿整顿。

李乘风来到一处溪边,洗了把脸,又和了几口水,正当他打算继续启程时,溪水竟然冲来了血液。

殷红的血液将整条小溪染红,李乘风抬头望去,远处小溪之上有一座村庄。

“出了什么事?”李乘风心中一惊,不由暗问。

溪水殷红,这得是要多少杀戮才能造成这样的结果,李乘风一路顺着溪流向上,来到了那座小村庄。

村庄寂静无声,浓烈的血腥味简直要让李乘风晕厥,这血腥味的程度竟然要比腾云山上浓郁好几倍。

踏入村庄,李乘风忽然有种被盯上的感觉,李乘风也不管那感觉向着村庄中心走去,向着血腥味最浓郁的地方走去。

接着李乘风看到了恐怖的一幕,无数的村民赤裸的尸体,被剥开被剪碎,搭成了一个人型城堡。

城堡之下是用血染成的巨大的星芒阵,李乘风走入星芒阵中,仿佛是心中某种东西被拨动,身旁的场景瞬间消失。

无尽的黑暗袭来,李乘风仿佛又回到了黎明城回到了第一次任务时的17好街区。

坟墓,无穷无尽的坟墓,漫延。

破碎的墓碑,废弃的坟头,李乘风走在其间,寒意不断从心中涌出。

墓碑上那奇怪的符号一样的文字,无法记忆,光是盯着看就会发觉视线会被扭曲,连同灵魂一起扭曲。

越往墓园深处走,黑暗愈发浓郁,身上的鸡皮疙瘩抑制不住地自己生出,越往深处走恐惧的情绪越发浓郁。

那是本能的,不可抑制的恐惧。

李乘风全身发抖,冷汗浸湿了整个后背,他抬起脚竟是颤颤巍巍地还想继续往前走。

恐惧压抑,向往崇拜。

莫名地情绪从李乘风心中不断涌生。

前方是什么?

生存,死亡?

明明知道不应该再往前走了,但是李乘风却无法抑制往前走的渴望。

在不可视的浓郁黑暗深处,李乘风仿佛感觉有一只眼睛正注视着自己,那种感觉在十七号街区的墓园中也曾感受过,但是这一次却要强烈得太多。

“扑通,扑通,扑通……”

心脏剧烈地跳动着,并且越来越快,越来越快,浑身的血管暴起仿佛下一刻就要爆体而亡。

十七号街区那是其实更像是转播,而现在则是直接面对!

李乘风感觉那巨大的“眼睛”不断靠近,全身的压力几乎到了顶峰,整张两充血,眼睛珠几乎都要爆了出来。

不能去看,也看不到。

李乘风有种清晰的感觉,他感觉如果自己真的看到了那个莫名的存在,自己的身体将会溶解,化成一堆肉泥,肉泥还会继续降解,直至彻底消失。

莫名的宏伟,神秘、震撼、崇拜、恐惧、向往的感觉不断滋生,仿佛明明知道那是毒药那是死亡,却还是想要却触及祂一般。

死亡的阴影袭来,如同被溺入了深海,又如在熔岩中炙烤。

如同蚂蚁忽然遭遇了核爆,如同凡人突然窥视了神灵!

在李乘风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爆体而亡时,那股莫名地压抑感突然退去,而他的身上竟然再次氤氲出黑雾。

像是一个好奇的人,原本想捡起地上的玩具,却发现已经标注了别人的名字,索然无味便不再关注。

黑暗如同潮水退去,李乘风身上的压力逐渐消失,他又重新回到了血腥诡异的村庄,这一次他不再好奇,慌忙逃出了村庄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