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二十八章 许俊泽的报复

  “现在分组已经完成,你们可以进入试炼之地,你们所需要击杀的目标物,身上会标有数字,而那上面的数字也代表着它的分数,请你们酌情选择目标。

不要贪功好大,虽然是试炼,但是每次总是会有些傻瓜死在里面,希望你们中的人不要做那个傻瓜!

当然既然是分组自然是存在对抗,击败不同分组的人可以获取他们分组的积分,但我并不建议你们这样做,因为试炼之地有足够多你们可以获取分数的怪物,如果你实力足够根本不用去抢别人的分数,如果你实力不够又凭什么去抢别人的分数?

去吧,菜鸟们!”

一众考官的首领站在人群前方桀骜地说道。

考官说完,参加试炼的人们纷纷跑进了试炼之地的森林,李乘风和徐微微自然也不例外,只是他们没有发现的是,许俊泽在他们身后目光阴翳的看着他们的背影,竟然在后面缓缓跟随。

试炼之地,的确是足够大,参加考核的人也有几百号人,然而才一盏茶不到的时间大家却都已四散开去,李乘风和徐微微的身旁就已经不见人影。

从黎明城光明之地,再次进入这试炼之地的黑暗森林,李乘风竟然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,好像他对这无边的黑暗并不排斥。

但是徐微微就不同了,虽然她实力已经有所增长,远远超过了之前她初入这个世界的时候,但是作为女性的她面对黑暗还是露出了丝恐惧,一双美目有些闪烁和逃避。

“你很害怕吗,微微?”李乘风声音温柔,但是中气十足。

“还,还好了,我会克服的。”徐微微原本有些恐惧的表情,瞬间消失露出坚定果敢的神态。

徐微微知道,既然已经来到这个黑暗世界,就不能再害怕黑暗,因为黑暗无处不在。

李乘风对于徐微微的表现很是欣赏,除了初次遇到她时她的愚善,让李乘风觉得有些白痴外,之后她的表现其实一直是众人之中最好的,她这样的人真不应该被带到这样一个充满黑暗与死亡的世界。

“哼!这么快就谈情说爱起来,你们还真是不要脸!”

正当李乘风看着徐微微心生怜惜之时,前方突然出现了人声,是许俊泽!

“许俊泽,我已经跟你说过了,我们之间已经恩断义绝,没有任何关系了!”徐微微面色一变,一张精致的脸庞瞬间发白,冷若寒霜。

“没关系,怎么会没关系,我们是夫妻,你是我妻子,我是你老公,我们怎么会没关系,你跟他才没有任何关系!”许俊泽表情扭曲,指着李乘风说道。

“许俊泽,在你把我推出去当挡箭牌那一刻,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,我也曾知道你不是个好人,但是从来没想过你是这么恶心一个人!”徐微微表情冷淡,看向许俊泽的眼光全是厌恶和鄙夷!

“是你,都是因为你,如果你早一点出现,如果你没有插嘴,李乘风我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许俊泽的面容扭曲,原本帅气的脸庞,此时显得异常丑陋,近乎咆哮地说道。

“许俊泽,没想到你还有脸怪乘风大哥,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!”徐微微的声音平静,此时的她已经出离了愤怒和厌恶,只觉得许俊泽完全不配是个人。

“乘风大哥,乘风大哥……哈哈……”许俊泽表情癫狂。

突然许俊泽瞬间消失,然后出现在徐微微身后,一拳打在徐微微的太阳穴上,接着徐微微身体一软竟是晕了过去。

“微微,你先等一会,待会我再来享受你。”许俊泽抱住徐微微瘫软的身体,温柔地说着,并将徐微微轻轻放到了一边。

李乘风瞠目结舌,他没有想到徐俊泽竟然这般恶心!

“李乘风,你不过是最普通的强化系,不过早比我们先到这个世界一步,你以为你救了我们你就可以当英雄,就可以让我感恩戴德,就可以夺走原本属于我的东西?你做梦!”许俊泽表情扭曲状若癫狂。

李乘风没有说话,同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他都觉得是浪费口舌,是对自己的侮辱,李乘风只是缓缓地抽出了长剑。

“嘭!”

尽管李乘风心里已经有了准备,知道许俊泽会闪现到自己身旁攻击自己,有意识地护住了头部,但是腹部还是被许俊泽狠狠一击,李乘风迅速反击,然而还是扑了个空,许俊泽已经闪回原地。

“李乘风,我说过你不过是早比我们穿越到这个世界一点而已,微微她看不清,但是你可别真当自己很厉害!”许俊泽在一边嘲讽地说道。

“嘭!”

“嘭!”

“嘭!”

……

许俊泽不断从李乘风的前后左右,各个方向瞬间出现,然后狠狠给李乘风一拳,在消失回原地。

李乘风弯着腰,他已经不知道被打了多少拳,只觉得浑身如同火烧,胃液都被打得吐了出啦!

“李乘风,当初你神兵天降,如同救世主一般的模样呢?当初你意气风发斥责我的模样呢?现在怎么变得跟条死狗一样?哈哈……强化系的你拿什么跟最稀有的特异系的我斗!”

许俊泽高声大笑,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完全忘了李乘风曾救过他的性命。

李乘风缓缓站了起来,冷冷地看着许俊泽,然后开口说道:

“你的特异系异能的确很强,但是你为什么用拳头而不用兵器,如果你用兵器的话,恐怕只用一击就能结果了我!所以应该不是你不用,而是不能用吧!”

许俊泽面色一变,虽然没有回答,但显然已经默认了李乘风的说法。

“那又如何!”许俊泽不屑地说道。

“强化系虽然看起来一无是处,十分普通,但强化系异能对于源师身体素质的强化远胜过其他系,虽然你打了我很多下,让我看起来很狼狈,但是你的拳头实在是太软了,或许我只要抓住一次机会,你就会被击败!”

李乘风站直了身体,脸上露出自信而又狂妄的表情。

许俊泽瞬间被激怒了,胀红着脸,又一连向李乘风袭来!

“嘭!”

“嘭!”

“嘭!”

……

是的现在的确像李乘风说的那样,他们之间的战斗或许已经沦为了一场耐力考验,李乘风的耐力考验,李乘风是否能坚持下去,抓住某一瞬间的机会,将许俊泽击倒!

“咳咳……”李乘风忍不住猛地咳了起来。

“你继续嘴硬啊!”许俊泽看着李乘风狠狠地说道。

李乘风强忍住要涌出喉咙的鲜血,强行吞了下去――许俊泽的攻击并没有李乘风说得那么轻巧。

李乘风再次站直起身,朝着许俊泽露出轻蔑的笑容,双手打开然后任由手中的长剑坠落,插在了右边的地面上,看着许俊泽露出挑衅的笑容。

许俊泽当然明白他的意思――你的攻击实在是太弱了,我把我的剑给你好了,它就在我身旁,你只要过来拔起它,也许你一击就能解决我。

但是许俊泽也明白,这是李乘风的阳谋――的确你取剑攻击我,也许我会被你杀死,但是你取剑的动作必然延缓你的攻击,也许在这一瞬间就会被我捕捉到,你敢不敢挑战一下?

许俊泽面色阴沉,他完全无法理解,明明李乘风被他压制得如同丧家之犬,竟然还敢蔑视他,还敢挑战他!

许俊泽心中的怒火被压制得无法释放,明明应该是他如同王者一样看着落败的李乘风,而李乘风应该像只狗一样祈求自己放过他才对!

许俊泽也不再说话,阴沉着向李乘风袭去,每击中一次,便在心里喊道:“你坚持,你再坚持,我看你能坚持多久!”

许俊泽终究没有去拔李乘风的那柄剑,反而有意识的避开了它。

一拳一拳,击打在李乘风的身上,许俊泽一开始的信心才不断回归,笑容也逐渐露了出来并不断变得夸张。

但正当他再次闪现到李乘风左边,准备给李乘风狠狠一击时,李乘风却如同早就知晓他会从这边出现一般,突然转过脸来。

“抓到你了!”李乘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在许俊泽看来,确显得异常残忍,如同一只恶魔!

“嘭!”

李乘风迅速出击,一拳狠狠打在许俊泽的脸上,这一拳是李乘风准备压抑了太久的一拳,许俊泽的脸都被打得扭曲变形,牙齿翻飞,整个人都被砸飞了出去,狠狠撞在一颗大树上,然后跌落。

“你怎么,你怎么……”许俊泽,靠在大树树干上,不可置信地说道。

“我怎么,知道你会从左边出现?”李乘风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,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许俊泽。

“虽然之前我一直在挨打,但是我一直在努力的观察,我发现你并不会从同一个地方连续出现,所以我推测,应该是你不能。”李乘风吐了一口血,然后擦了一下血迹,继续往前走。

“你以为我把剑插在地上是挑衅你?实际上是为了封堵你出现的一个方向,果然因为有我的剑的存在,你刻意地避开了这个方向,再加上你不能连续从同一个位置出现,那么你下一次的攻击就只可能从两个方向出现!”

李乘风平静地看着许俊泽,但是许俊泽却露出了惊恐的表情。

“也许你会想,即便是这样也仍然有两个方向,我是如何确定你出现的方位的?”

许俊泽听到李乘风的话,露出了疑惑的表情,他的确不明白,李乘风轻轻一下又继续说道:“我无法确定!”

李乘风的话让许俊泽感到震惊。

“我的确无法确定,所以我把它交给了运气,百分之五十的机会,显然幸运女神站在了我这边,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!”

李乘风的笑容逐渐扩大,虽然那笑容很是平静,但许俊泽仿佛看到了一只疯狂的野兽。

李乘风身体一摇一晃地朝许俊泽缓缓走去,嘴角还不断有鲜血滴落,然而许俊泽却被李乘风的一击,打得浑身动弹不得,只能惊恐地看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李乘风。

就在李乘风离许俊泽,只有一步之遥时,突然面前窜出了一个人影,是徐微微。

“乘风大哥,放过许俊泽吧,虽然我已经跟他恩断义绝,但是毕竟曾经我们曾是夫妻,我不能看着他死在我的眼前,如果他下一次还敢对你动手,我一定不会阻拦,我会亲手杀了他!”

徐微微竟是双臂张开挡在了李乘风面前。

李乘风盯着眼前的徐微微,徐微微面容精致,一缕发丝在嫩白的脸庞上浮动,脸上是坚定和不忍。

“这个傻女孩!”李乘风在心里暗想,接着一阵眩晕袭来。

――他其实早就快要坚持不住了,不过是依靠着一股意志支撑下来。

李乘风双眼开始模糊,感觉身体开始变轻,竟是猛地倒向了徐微微胸前,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,他只感觉自己仿佛枕在了棉花上,异常的舒服。

徐微微,没有料到李乘风会突然晕倒,看着靠在自己胸前的李乘风,不由脸上泛起了红霞,但是她并没有推开李乘风,任由李乘风靠在自己胸前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