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你在异界百鬼夜行

正文 第八十七章 婚礼和惊变

  最近飞鹰城热议的话题莫过于,关于康家大小姐的婚礼一事。

从李乘风最初的拦架到比武招亲,被添油加醋成了各种各样的版本,毕竟这些事情原本就充满了戏剧性。

飞鹰岭上的娜宁要出嫁,飞鹰城的众多男儿也是哀嚎不断,酒馆的生意因此竟然好了一倍不止。

随着婚礼日期的临近,康府上上下下忙成了一片,倒是李乘风和康安娜成了闲人,康安娜偶尔会来和李乘风切磋,更多时候只是李乘风一个人在西院独处,就连康安达都忙着出去会他的朋友,毕竟他又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妹,他朋友中惦记的也不少。

“你,你们,你们配不上我妹妹的,我妹夫,妹夫,那是个武学奇才,等他后天圆满就是一流高手了,你才他多久能后天圆满?我跟你说,就是明天他来给我说他后天圆满了我都信!”

康安达同着他的狐朋狗友喝得醉醺醺地,咬着舌头说话。

“你那妹夫,真是只看了你妹妹一眼就去拦的架?”其中一个权贵子弟好奇地问道。

“一见钟情,一见钟情,你懂不懂?”康安达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说道。

“懂,我怎么不懂,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你妹妹,我就一见钟情了,可惜啊我没那个能耐啊!”那个权贵端起酒杯就要找康安达碰杯。

“去去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熊样,就喜欢我妹妹。”康安达却推开那公子哥的酒杯。

深夜康安达才一摇一摆地回了康府,而另一边一队黑衣人也摸进了一座大宅,赫然是城主府。

“怎么样,查清楚了吗?”纳罗吞对着跪着的黑衣人问道。

“查清楚了,那小子真名叫做王大龙,家住德凤镇,在腾云山杀害了仙门预备弟子,正被仙门通缉呢。”黑衣人抬头对着纳罗吞说道。

“父亲正好,我们赶紧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仙门吧,这可是大功一件啊,或许孩儿就可以因此进入仙门了。”纳罗瑾显得十分地兴奋。

“不急,汇报给仙门是功劳,那要是直接将逃犯抓捕给仙门岂不是更大的功劳?”纳罗吞脸上浮出笑意。

“父亲你是想……”纳罗瑾似乎明白了父亲的意思。

“康家,我忍了很久了,康家窝藏仙门逃犯,我们将他们剿灭有仙门的撑腰,谁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。”纳罗吞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。

晨曦的阳光穿破云雾,今天的飞鹰城热闹非凡,喜气洋洋,人声鼎沸,因为今天正式飞鹰岭上的娜宁婚礼之日。

康府上上下下更是忙成了一片,康安娜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,好几个侍女正忙着给她梳妆打扮。

不得不说,康安娜这容颜的确是精美绝伦,梳上新娘妆更是惊艳无比,无愧于飞鹰岭上的娜宁这个称号!

肌肤白皙新嫩,如同水蜜桃一般,红唇微启一如那艳丽的玫瑰,高挺的鼻梁如同雪山玉峰,一点卧蚕上一双眸子晶莹动人,好似那春日碧波,微微颤动的睫毛如同春风湖面上被吹动的杨柳。

让人见了不由感叹造物主的偏心。

精致的头饰被带上,少女手里却死死握住,一个虽然精美但是不算繁杂的头饰――正是之前李乘风带来康府的头饰。

“小姐,这个头饰不合适呢?它,它太简单了……”一个侍女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康安娜最终还是放弃了,戴上它的想法,复杂而又精美的头饰戴在她的头上,仿佛是天上的谪仙,人间难得。

另一边,李乘风同样在打扮着,不过相对来说他的就简单多了。

康府祖上是从祖洲过来的,而且因为祖洲是十洲中最强大的一洲,所以祖洲的风俗习惯也纷纷被其他洲模仿,而这婚礼又尤为被模仿得多。

李乘风胸腔带着红秀花,院子外备着一匹骏马,骏马上同样带着红秀花,是给李乘风准备的,他会骑上它,带着康安娜的车架在飞鹰城里绕行一周,然后回到康府。

飞鹰城的街道都被清洗了一遍,婚礼车队走过的地方都已经安排上了康家的人,大家都在等着这对新人出现。

一些飞鹰岭村镇的人们也纷纷闻讯赶来,参观这场婚礼,飞鹰城上的娜宁出嫁,竟然成为了飞鹰城几十年来最热闹的一次盛会。

虽然婚礼是参照着祖洲来办的,但是这里毕竟是炎洲所以还是加入了炎洲的特色。

新娘坐的并不是轿子而是一辆精美的马车,当马车走出康府来到飞鹰城中时,围观的人群们沸腾了。

马车华贵无比,布满了鲜花,撑着一个巨大的伞篷,伞篷上轻纱垂落,遮蔽灼热的阳光。

其实轻纱里的康娜宁也是面带轻纱的,然而即便是这样,人们还是能从轻纱只见窥见她那模糊的绝美容颜。

所有人都在惊呼,都在感叹,看得到的看不到的,看得到的自然是惊叹于那般窈窕的身影,看不到的却也要宣称美人。

李乘风骑在骏马上,感受着无数嫉妒和钦佩的眼神,一直绕了飞鹰城一圈才重新回到康府。

回到康府,两人拜过堂后,却仍没能见面,李乘风被拉走,,一直被灌酒灌到了深夜。

不过剑法已达剑意化形的他,用内劲将酒逼出蒸发不是难事,所以虽然他喝了很多但是他却丝毫没有醉意。

这一场婚礼竟是意外地顺利,城主府那边竟然安安静静,似乎是根本不在意这场婚礼。

宾客散去李乘风终于被送入了婚房,他觉得有些奇妙,自己居然在这个世界同沈梦瑶结了婚,之前他一直觉得这个世界是虚幻的,所以并不在意,直到他真正进了洞房才感觉到不妥。

看着面前那个头戴轻纱,一身红衣,娇躯婀娜的身影,李乘风僵住了。

康安娜发觉李乘风久久没有来揭开自己的头纱,便主动掀了开来,发觉李乘风正愣愣地看着自己,不由红霞爬上了脸庞。

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李乘风看呆了,他还从未见过沈梦瑶这般模样,只感觉自己嘴唇发干,不由地咽了口唾沫。

然而还未等李乘风开口说些什么,屋外突然响起杀声,宾客散尽康府的热褪去,黑暗里却又无数人影偷偷围住了康府。

无数的甲士涌入康府,见人就杀,鲜血洒在还会取下的绸带礼花上,格外地耀眼。

喜宴过后竟是人间悲剧,无数的惨叫声嚎哭声四起。

“纳罗吞,你竟然敢,即便我不将女儿嫁给你,你这么敢做到如此地步,真当我康家无人?”康振宁拦下为首的纳罗吞,冰冷的面容下埋藏的是满腔的怒火!

“原本你将你女儿嫁给我儿,然康家臣服于我纳罗家也就无事了,可你偏偏要和我做对,还要那仙门逃犯做女婿,是的你康家有人,但是我背后是仙门,就是我屠戮了你康家那有如何?”纳罗吞狂妄地说着。

康振宁目光一凝,他完全没有想到李乘风竟然会是仙门逃犯,之前李乘风来过康府时其实康振宁就调查过李乘风的背景,虽然知道他李乘风的名字是假的,但是也只当他是怕加入远行商队会祸及家人,之后李乘风赢的比武招亲也就没有再次去做背景调查了。

“哈哈哈,康振宁要怪就怪你,识人不明吧,这才给了我机会,不然我的确不敢动你康家呢。”纳罗吞笑意逐渐变得疯狂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