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开局混个师叔祖

正文 第五章:人质到手

开局混个师叔祖 清香鱼丸 5529 2020-09-03 15:20

  四目相对,在这狭小的空间内迸发出了别样的火花。

李逸瞳孔微缩,他不知道为什么凯西会出现在这里。

难道她就不怕那些守卫采买回来的物资不合心意?

还是说,这就是针对自己设下的一个圈套?

不过很快,李逸就排除了这种可能。

对方要是想针对自己,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。

容不得他多想,凯西红唇微启:

“原来今天的暴动,就是你一手组织的?”

她推了推眼镜,饶有兴趣的看着李逸道:“1507,我最好的实验品,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呢”

“滚,臭婊子!”

李逸半年来积蓄的怨气在此刻瞬间爆发。

他抬起手枪就想给凯西来一梭子,但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,他将枪口下移了不少。

自己来到13楼,本就是想拿到能让凯西在意的东西,从而作为自己脱身的筹码。

而如今凯西就在眼前。

这,就是最大的筹码!

砰!

枪声响起,凯西却并没有中弹。

她那白皙且修成的大腿此刻高高抬起,精准的踹在了李逸的手腕。

叮!

手枪被甩向了天空。

此刻,凯西的眼中有着说不清的恶毒与残忍:

“1507,我的确很喜欢你这有趣的黄皮猴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为所欲为!”

“对我动手?你以为你是谁?!”

话音刚落,白大褂下的另一条大腿陡然向上踢出。

此刻,乍泄的春光尽收李逸眼底,但他却无暇欣赏。

凯西带起的急促破空之音,彰显着这一脚威力不凡。

高跟鞋底不算尖锐,但在这种迅猛的攻势支撑下,李逸毫不怀疑这一脚若是踢实了,能将自己的脸戳个血窟窿。

见李逸还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,凯西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。

她虽然主攻的是人体科研,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!

相反,在她没有接触人体科研之前,也曾是‘帕尔瓦’一柄尖锐的钢刀。

她不觉得一个没有接触过武道的李逸,单凭不错的身体素质就可以和自己抗衡!

就在高跟鞋底即将加身之时,凯西看清了李逸的眼神。

冰冷、凶悍,甚至还有浓浓的嘲笑。

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将死之人的眼神中会有这些情绪。

嘭!

就在此时,李逸动了。

他微微沉腰,凯西的脚掌就顺着他的头发擦过。

随后李逸右脚斜踢,直接撞上了凯西保持站立姿势的那条左腿。

咔!

凯西的左腿小腿呈一个诡异的角度向内弯曲,参差不齐的骨头从小腿肚刺出,凄厉的惨叫声、沉闷的骨裂声同时响起。

不等凯西有任何反应,李逸站直身躯,肩膀扛住了她的右腿。

然后又是一记凌厉的鞭腿,彻底的将凯西的左腿扫断。

随后李逸宽厚的手掌往前一送,稳稳的握住了凯西纤细的咽喉,让她的惨叫声都戛然而止。

背靠着李逸那温热的胸膛,凯西浑身开始无意识的颤抖。

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害怕,亦或是两者都有。

“咳咳”

凯西咳嗽了几声,望向李逸的眼神中,已经有了浓浓的畏惧。

她不知道李逸一个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,为什么会有如此凌厉的反击。

自己从抬腿攻击到左腿彻底断裂,再被对方扼住咽喉,这过程不足一秒!

李逸看着自己怀中抖得跟受惊的小猫似的凯西,心头无比的快意。

曾几何时,自己曾被当成牲畜一样摆在实验台任人宰割的时候,受的苦痛可不比如今的对方少!

他将自己那愤恨到有些狰狞的面孔,贴紧了凯西那苍白的脸。

“你这卑贱的白皮猪竟敢和我贴身战?”

“你以为你面对的是谁?!”

从凯西抬腿朝他踢来的时候,李逸就笑了。

一个不知道从哪学了点三脚猫搏杀术的臭婊子,居然敢和前世在蓝星受过数大国术流派熏陶过的自己近身肉搏?

这简直是找死!

就算李逸如今的身体素质,远不能支撑他尽力施展格斗术。

但那也不是一个仅受过极地组织训练的凯西能媲美的。

“啊!”

就在此时,实验室方向传来了一声惊呼。

李逸转头看去,同样是一个熟悉的面孔。

这是凯西的小助手,贝蒂。

对于贝蒂,李逸的恨意倒不是很深,对方平时一般都不会亲自上手,最多也就在旁边递递药剂和钳子什么的。

“闭嘴,否则打死你!”

李逸一手扣住凯西的脖颈,一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柄新手枪。

“过来!”

贝蒂穿着和凯西同款的白大褂,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。

“车钥匙,你身上有没有车钥匙!”李逸言简意赅。

“有有的!”

贝蒂忙不迭的点头,手忙脚乱的从裤兜里翻出了两片钥匙。

“地下车库西区32号。”

都不用李逸发问,她已经直接将车辆的位置都说了出来。

“很好!”

李逸一把夺过钥匙,黑洞洞的枪口再次对准了贝蒂的额头。

“15大人,大人求求吗别杀我我我不会说出去的,我什么都可以给你,我可以让您很舒服,不要杀我”

贝蒂将白大褂和里面衬衣的扣子连忙解开,努力的摆着撩人的姿势。

娇滴滴的话语中,满是哀求。

李逸不为所动。

咔哒。

这是子弹上膛的声音。

贝蒂吓得花容失色,两行泪水从脸颊上划过,滴在妙曼的身姿上。

“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呜呜我才21岁,我还不想死”

砰!

子弹从枪膛中射出,径直穿过了贝蒂的头颅。

在这种近距离的射击中,脑袋就如同脆弱的西瓜一般,红色的汁液洒了一地。

随着贝蒂尸体一同倒地的,还有她暗藏在袖子里的手术刀。

“你不想死?”

李逸收起了车钥匙,摇头低喃:“抱歉,我也不想死。”

像这种口口声声叫着黄皮猴子,为了自己的利益把人当畜生一样虐待的臭婊子,就算拖出去犬决也不过分。

如今李逸给贝蒂一个痛快,已经是便宜她了。

而且这人在临死之前还想给自己一记反扑,于情于理,李逸都只能请她去死。

滴。

李逸再次按开了电梯门。

他知道自己冲上13楼的事情隐瞒不了太久,再加之他刚才又开了枪。

很快那些守卫就会围上来。

不过看着自己怀中的凯西,李逸又露出了狰狞的笑容。

嘭!

李逸像拖死狗一样将凯西拖进了电梯,而后直奔地下车库。

(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